当前位置:汉中新闻资讯 > 汉中新闻 >

骑行?徒步?不知道,总之是上了希夏邦马脚下

2020-09-23  来源:  作者:频道管理员


我不得不抛弃我的伙伴,我的爱车,最终时刻定格在这一眼,然后带着对爱车无尽的不甘和不舍,还有愧疚,独自仓皇撤离。
撤离两公里后我上到最高处,回望爱车已不可见,用400mm长焦镜头也再找不出其身影,顿时潸然泪下,以至于最后几乎失声痛哭。
大家大可放心,车子应该会有俄热村的村民上去取走的,不会污染环境—这是我当时弃车的一个担心。
当天出山后下到俄热村我就和村里的一户人家说了,女主人当即就表示明后天就上去用马把车驮下来。
她很惊讶这是怎么样的车,可以上到山上的,但觉得一定是部好车。
弃车原因:昨晚(5.26)看等高线满心欢喜以为可以不太费力的从聂拉木出,结果大错特错,根本没法绕开贡错
的大斜坡积雪的阻拦,湖面的冰肯定也是不敢过的,都快六月了绝对不稳定。湖两边与山体的交接处均是冰雪,
仅人都已没法通过了,带车通过是更加不可能了。
什么都不怕,最怕推车过冰雪。
下面这些图还只是过个平地的雪沟冰河,要经过大斜面或湖面的冰雪只能说我是真没胆了,所以本次过不去贡
错,只好弃车。如果是秋季去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Day0:5月15日晚 深圳至成都 飞机
5月15日一下班就赶深圳至成都的航班,以前都是深圳—重庆—拉萨;体验有点差—尤其是边的住宿方面,详情不
表了。
深圳地铁11号线,从家到机场之花20分钟就到了。
疫情时期,机场托运和安检总共只花十分钟,18点家里出发,18点半就完成托运和安检,刷新了历史记录!
晚上11点到达成都,酒店接机司机叫我到502酒瓶等他,往前走看到这个瓶子时我终于明白502酒瓶其实是五粮液酒瓶,川普的味道就是幽默哈。

Day1:5月16日成都至拉萨 飞机
一路浓云迷雾,选再好的机位都是索然无味了,这样的天气也是预兆着后续的行程阴郁凝重吧。
贡嘎机场阳光明媚,这又怎么说呢,哈哈哈。
下飞机后打的直奔拉萨火车站去中铁快运领取自行车,我一人领取和牵了两辆车出来,sam在预定处看管行李等候。
人是铁,饭是钢,下面的拉面和牛肉夹馍就是我的钢:

有了钢,干啥都有劲——装车
有了钢,接受围观的底气也足:
有了钢,就又开始奔往物流公司处去取自行车的钢——电池。
忙活大半天,晚上出来溜达,布达拉宫是每次进藏必觐见的
当然,往往最终目的地是这家牦牛酸奶店。
照例,进餐前瞻仰一下各地驴友们的笔墨。
两人三样

Day2:5月17日拉萨至江孜 电骑
状态不错,胃口不错。
伙伴状态稍差一点,但是我知道SAM最擅长长途奔袭的了,而我是个景色控,一路总不停的拍,然后把这些照片
都倾倒到8264上,所以我就先行了。
9:30来到聂当大佛处(烂拍的第一个明证)


此次没有去转大昭寺,也没去转布达拉宫,就匆匆开路了,临时在聂当大佛那里参拜了一下。

事实证明临时抱佛脚似乎是不管用的,12点时在曲水大桥附近被扎胎,开启了今天补胎换胎四五次的序幕。

此时sam已经领先了我,一直到晚上到江孜。
13:50 上到羊卓雍措垭口
此时的羊湖两岸尚无绿意,草黄与天蓝相对称着。

16:30 下到浪卡子镇 吃饭充电
100块的一份鱼,味道一般,口感一般,但还是不吝啬的赞扬了下老板。

在这吃饭和充电期间,sam赶上来了——其实他是已经吃完充好,并休息了一阵后赶过来的。
天色不好,到江孜也还有约100公里,因此也就按照彼此的默契,不刻意等着一起走,谁先到谁订住宿。
于是SAM继续先行。
大约17点整从饭馆出发,18:20来到了卡若拉冰川,好一阵流连忘行。

没想到sam在这里的流连时间比我还长,不期然的出现在我身后,为我留下这张背影图。

卡若拉冰川过后便是下坡,起初是开阔的,后来慢慢收窄,进入了河谷和山谷地带,直到到了满拉水库又是个小
上坡,过后下坡便是一马平川到达江孜。
遗憾的是,我本应9点左右就到的,结果竟搞到12点才到。
任何小问题都会在极限测试中被放大,被暴露,被发现,然后想办法看能否整改,这就是halt实验O(∩_∩)O。
【高加速寿命试验(Highly Accelerated Life Testing,简称HALT试验)是一种利用快速高、低温变换的震荡体系
来揭示电子和机械装配件设计缺陷和不足的过程。HALT的目的是在产品开发的早期阶段识别出产品的功能和破
坏极限,从而优化产品的可靠性。】
很不幸,我出发前侥幸的心理在这里被初步报复了——在家发货拉萨就发现后驱轮组辐条松软,却不太当回事,
结果今天在离江孜40、50公里时发现下坡时车子不太稳定,摇晃,这个感觉贼不爽了。后来发现轮胎瘪了,但是
不想补胎,继续侥幸的打打气又继续前行。这种做法后来越来越不可行,每次打气能走的距离越辣越短,7、8公
里,3、4公里,1公里。。。。。;终于不得不停下来,但此时天已黑,要找个有光亮的地方停车检查补胎不太
容易,但总算是在离江孜18公里处的路边有个村委的灯光广场,于是“果断”停车扒胎检查,见到是松脱的辐条把
内胎给突了。
于是补胎,但还是心存侥幸,没有处理辐条,结果到了离江孜4公里处还得坏事,于是老老实实倒车坐地挑灯夜
战,结果12点才到宾馆。
今天的骑行数据:

Day3:5月18日 江孜至多庆村 电骑
本来我的计划里是没有去亚东的,但sam说大神李聪明说亚东是进藏最美的一条路,好吧,姑且一看吧。
于是今天就计划前往亚东吧。
sam的状态似乎还是没有特别好,想多休息,所以我这个摄控者今天还是先出门。

开始似乎有点南疆风格的村里,好像路两边也多是杨树(没有拍照下来)。似乎,如果在水草丰美的季节来,应

该是不错的风光,但话说回来,其他地方亦是如此吧——青草绿,蝶蜂飞,牛羊散落其间,哪都会平添几分美好

吧。

出发前特意来这里留个影(9点半)
这个检查站我忘了叫什么(11点40)

少岗乡
土肥水利的一片好地方


远远的望见了前面的雪山,后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失去了最佳拍摄角度,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犯傻了,总以
为近一点近一点好,可是角度已变了,遮挡物也也多了。
于是干脆拐进去一会吧。记住这里有块牌子写着“孟扎村”,也叫孟则村。
进去一公里,有桥,过桥便是去孟则村,当时修路,断头,于是我右转上个平台,继续靠近学生。
眼望着前方一马平川,脚下确实沙石翻天 O(∩_∩)O。

好吧,就来一次野路放飞,找到一点2013年在一错再错的中北线的感觉。

这一放飞就是又花了一小时才出来回到正路上。

此后开始翻风,印度洋的风吹进(或说被吸进)青藏高原这个超级烟囱,此后一路我的帽子被吹落无数次。


每次停车捡帽子拍一张照片 呵呵
然后就见到了这块牌子,这时是14:49。

16点,悲催的又来,还是又漏气了,大概是之前野路里的嗨皮的代价吧。
不过悲催的时机也还不错,因为刚刚好就来到了多庆错边上的多庆村。于是悄悄的进村,好不才找到一家面馆,于是吩咐来份炒面——没得选呀——小伙子只会这一样哈,然后充电、补胎、

喘气。

没过多久收到sam的信息,竟然已经又超过我跑到前面的帕里镇去了,服,真是长途奔袭能手!
等我补好胎,吃好面,充好电,又上路了,结果一出村就被北上的逆风教训,实在不想去亚东了,于是告之sam今晚不走了,不去亚东了,打算就在多庆村住,或回去嘎啦乡。
最后是觉得回面馆去看看有无留宿的可能,结果成了,100元包吃住,睡觉有被子,但我还是用上了睡袋吧,权当提前试试1300元新睡袋的效果吧(结果半夜出汗了)
来,牛粪燃起。
小赌怡情,玩起 !O(∩_∩)O

当晚多庆村住得那个温暖呀,就是半夜起床嘘嘘有点不不方便,好在都已习惯了。
晚餐是面疙瘩和甜茶、糌粑,还有刀剔骨肉,不过我只来面疙瘩和甜茶,来不了手捏的糌粑,也不想拿刀剔骨。
流浪汉阿东 发表于 2020-6-3 10:41 呵呵
世上最意味深长的两个字莫过于”呵呵“,多谢朋友送给了我,呵呵。
住在多庆村的这一晚是既温馨又个失眠的夜晚
前半夜是为如何彻底修复后轮辐条松软和刺胎的问题苦苦思索而失眠;
后半夜是为思索出了自认为绝佳的方法而未得到立刻验证实施而失眠。
今天是骑行路程最短的一天:

Day3:5月19日 多庆村至岗巴县城 电骑
一夜失眠,早早就起。
一出门就被西南部的雪山吸引,冒着清寒溜达出村

没多久觉得手机拍不过瘾,又折回拿出单反来继续瞎拍,可终究是错过了晨光,空余雪山白灰一片。

最满意这一张人像了,那是我溜达回来时老阿妈也已做好早餐,招呼我入座,并执意要给我倒甜茶。
于是我却之不恭的同时,就用手机留下了这瞬间老阿妈的神情,满是洋溢着善意和热诚;
光影也正不错,角度也合适,没有引起老人的注意而一切自然而然。

大家看参观一下一般藏藏家庭的大堂,集厨房、餐厅、客厅、卧室、经堂于一体,比较宽敞,有采暖火炉(藏区
标配);一般客人另有房间睡觉,不和主人在一块。

当晚在多庆村无意中看到地图上的冲巴雍错,就在孟扎村进去14公里,看到有明显的路径,于是就问房东及其朋
友,并把地图给他们看,他们确认那里通了柏油路的,并说那个湖确实很漂亮。于是在第二天吃完早餐和修整好

车子之后就为了这个冲巴雍错多骑行了70多公里,并因此踏上全天逆风而行的节奏里,收获和代价都有点大呀。
一路路景
这个转角处,突然前方晶莹剔透的雪峰跃入了眼帘,害得我爆了一句粗口。
笔直的路,笔直的风,逆风,呼呼作响。
在湖边被大风夸得刮的都掉了清涕
独行,以车代人留影。待到夏季时草长花开,雪山倒影,蓝天白雪,一定比现在美。

有点阿里北线的味道

从孟扎村出来已经近14点,一路逆风飞扬呀,全神贯注把控车子,倾斜着车子,一路破风前行。
远远的望见嘎啦乡方向的荒原里尘暴汹涌,风有多大可想而知!

14:40 又回到了嘎啦乡,然后此距岗巴县还有100公里,此时已骑行了90公里了,需要吃饭,也需要充电。
餐馆的小夫妻不知道我的充电功率比较大,就让接了细线的插座,结果不到一分钟,线糊了;然后重新找
一个房间给我充电,但也是不太敢用很大功率充,电流调为25A,而且观察很久后没有异常才敢放心去点餐。
右转就是去嘎啦乡和岗巴的方向。

充电休息到大约16点,

出发时

依旧是狂风飞沙。
一路遇到不少横死路上的野兔,微信朋友圈很多朋友说原来守株待兔是可以的,这条路就叫待兔路好了。
只顾看兔子,结果我的车子被大风吹翻了。
( 本文作者 : candid ) 1234下一页

看到那遗弃在山里的车,我最心疼的是车上的两块电池和中置电机了。。。

发表于:2020-7-28 11:05


Day10:5月26 营地3到欧热村(俄热村) 14km 徒步
今天正式确认穿越失败,中午11点时放弃继续穿越的打算,徒步返回出山。
高海拔和后半程的雨雪大雾天气,以及所穿的鞋也不是徒步专业的,又不防水,一路下撤也不轻松,后来发现两
个脚趾甲都变紫黑色了。
一人独行到后半程,体力已消耗了大半,加之雨雪交加,饥渴齐至,又担心手机电不够,一路不轻易开机,凭着
记忆循迹,所以真是上山难,下山也不易!
途中实在有点渴,几次想喝生湖水,却发现这高山之上的湖水也不够干净——发现有不知名的虫类浮游物,后来
勉强遇到一处流动的活水,直接喝了几口才解了渴。

发表于:2020-7-3 20:44


看楼主的照片大多数应该是单反拍的吧,为啥很多看起来灰蒙蒙,是否是天气的原因,

发表于:2020-6-22 11:46


第三天(后来为了省电,不再记录轨迹,实际走到贡错最西南端,但冰雪阻隔,无法通行,放弃继续穿越后当天 返回欧热村)

希夏邦马穿越,是什么路径? nbsp;距离,路况?————Day7:5月23 定日县门布乡日至聂拉木俄热村 再到半山腰 电骑+电推地图上的俄热村其实当地人和路牌都叫欧热村。希夏邦马穿越念念在心了两年多,今天终于是近了!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发表于:2020-6-20 09:58

上一篇:尴尬,男女二人靠手机导航在武功山深夜迷路求
下一篇:没有了